Menu

泛在电力物联网概念的提出,在喷锡工艺中

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战略意义分析以及如何落地

图片 1

PCB生产中,工艺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一般工艺有osp,沉金,镀金、喷锡等。其中喷锡作为PCB生产中最为常见的工艺,大家都不陌生,在喷锡工艺中,又分为“有铅”和“无铅”两种,这两者有什么联系?又有什么区别?今天就来深扒一下。

2019年3月5日

一、发展历史

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网”,是把它提升到企业战略高度的。虽然现在大家都在解读其技术和业务含义,最高大上的已经到了“空天地一体化”的物联通信了。个人认为,泛在电力物联网概念的提出,第一是泛在电力物联网是一个相对独立的技术和业务概念,电网公司和能源企业都可以使用和实践;第二是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也包含了对能源行业,特别是综合能源服务以及能源互联网未来趋势的一些思考。

“无铅”是在“有铅”的基础上发展演化而来的,1990年代开始,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国,针对铅在工业上的应用限制进行立法,并进行无铅焊材的研究与相关技术的开发。

这里从个人理解的角度,对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战略意义做一些解读,这个战略意义不仅仅是国网的,某种程度更多的是能源的,供大家参考,不当之处请多批评指正。

二、性能差别

二、综合能源服务的比较优势视角

1、 可焊性

综合能源服务这个提法并非电网公司原创,较早提出这个概念的是发电企业,而就实践层面来说,参与者也不仅仅是电网企业,国有发电集团、新能源企业、燃气公司、节能公司,甚至很多设备供应商(比如施耐德、西门子、博世)都或多或少的参与了综合能源业务。

无铅工艺熔点在218度,而有铅喷锡熔点在183度,无铅锡焊可焊性高于有铅锡焊。有铅工艺牢固性相对较差,焊接容易出现虚焊。但是由于有铅的温度相对较低,对电子产品的热损坏较小,且PCB表面更光亮。

这里就引发了一个视角:既然综合能源服务是一个完全竞争性的市场(当然综合能源服务本身是否能够作为一个“市场”,个人觉得还是值得商榷的,这里为了分析方便,暂且作为一个统一的市场概念吧),就目前的市场态势来看,并未呈现“一家独大”或者“寡头垄断”的局面。

2、成本差异

那么,要想在综合能源服务市场上取得成功,需要什么样的核心竞争力呢?这个问题的前提是需要定义什么是“成功”。站在大型能源央企的角度,并不仅仅是在市场上赚多少钱就是绝对成功,更重要的是需要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乃至转型升级。其实不单是能源央企,阿里提出的“云平台”“新零售、新制造”,腾讯的微信互联网生态,也是更多的站在产业角度去思考,并且利用优势资源提前布局卡位。

无铅工艺中,波峰焊使用的锡条和手工焊接使用的锡线,导致成本提高了约3倍;回流焊中的锡膏使用成本则提高了约2倍。

所以站在这个角度看核心竞争力,那么现有的所有技术和业务层面的综合能源服务,本质上都不太具备“颠覆性创新”的优势,而且国网南网也好,五大也好,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细分市场上,也都只能取得一定的局部优势,没有任何一家具备压倒性的核心竞争力。

3、安全性

因此这就是我个人的一个观点:未来大型能源企业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竞争性形态,不是在某个细分市场,或者某个局部的技术进行竞争,而是一种生态平台和版图的竞争。就像现在阿里VS腾讯VS百度,不是在大数据、云平台或者AI技术、业务层面的竞争,而是一种生态体系对生态体系的竞争。

铅作为有毒物质,长期使用对人体健康和环境造成危害。

这种竞争比拼的是网络效应的规模优势,谁的生态网络体系更丰富,谁能掌控更多的流量并吸引更多的合作方,谁能把业务的点-线-面更多的串联起来,构建生态体,谁就是赢家。虽然综合能源服务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看似市场空间很大,但是就中长期来看,和万亿级别的电商市场生态体系竞争一样,能活得很好的可能只有TOP2的生态平台。

即使有铅工艺具有价格低、表面更光亮等特点,但在近几年政策环保压力下,有铅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原因最主要来自于PCB有铅工艺的污水排放,以及有铅PCB产品废弃后,无论以掩埋还是焚烧的方式处理,铅成分最终会通过传播媒介回到环境中,从而造成严重的铅污染,对环境和人类的生存带来很大危害。

我认为这可能就是电网公司综合能源战略的某种思考模式吧。

随着国内环保意识的增强,我国政府对于此事也颁布了相关法规,2018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史上最严的“环境保护法”,对各企业开始征收环保税,展现了国家“调结构,促转型”的决心。此外,国外也颁布了相关法令,欧盟的环保指令实施后,不能通过欧盟认证即代表不能进入欧洲市场,从而失去了欧洲的市场份额。

三、泛在电力物联网,未来综合能源智能商业模式的关键环节

国内外相关政策法规的颁布,使得国内很多PCB厂不堪重负关厂。无铅化实施对PCB厂来说是一项巨大的挑战,面临着企业素质和技术实力的双重考验。无铅工艺的良好运行,不仅仅是更换无铅生产设备这么简单,这还涉及到从业人员的素质、质量管理等多方面,且直接增加了生产成本。

未来综合能源生态体系,呈现出类似阿里曾鸣老师提的“网络协同+数据智能”的双轮驱动模式。

捷配PCB在有铅转到无铅的这条道路上,加强了在节能减排上的创新,综合运用“大数据”、“云计算”,提升了资源利用率,实现了产线的自动化管理与监控,取得发展的同时也要务必保护好环境。

但是,要想实现类似互联网的商业生态,能源互联网有一个巨大的壁垒需要突破——数字化壁垒。这个数字化壁垒在综合能源方向上的体现就是:现在在配用电领域中,能源数字化还处于极低的水平,大量的配用电、用能设备处于傻子状态。

这也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捷配工厂所在地——安徽广德PCB产业园,广德政府充分地考虑污染防范问题,对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水、固废等污染物进行了集中控制、集中处理。经过几年的发展,广德PCB产业已形成了独特的“广德模式”,目前已有PCB污水处理厂、PCB固废中心、PCB取水厂等配套项目,将环保从“重要工作”升华为“生命线”,

互联网经过前期几十年的发展,在通信层面有网络宽带+4G,在设备层面有PC+智能手机,所以天然的突破了消费端的数字化壁垒。特别是低价智能手机在三线以下城镇村的快速普及,结合4G的全覆盖,才有了电商行业的下沉式发展。可以说没有千元智能机,就没有拼多多。

只有实现了生态优势,PCB企业才能提高核心竞争力,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使PCB
行业更高效、更快速地满足环保这一硬性指标,最终减轻企业经营成本。PCB行业只有脱去了环保的重负,才能轻装前行,因此,对于PCB企业来说,摒弃“有铅”工艺是大势所趋。

所以泛在电力物联网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就是要通过各种手段去突破配用电环节的数字化壁垒。参考互联网电商,使得商品零售的营销、获客、销售边际成本几乎降到零的水平,这种基于网络规模效应的零边际成本,对传统商业零售渠道就是一种“颠覆性杀伤”。

数字化壁垒的突破,将会极大的降低能源服务的营销和交易成本,其特点就是低成本的采集通信控制和智能化分析,使得原来大量无法触及的能源服务成为可能,甚至快速延伸到“泛能源设备”,如果我们把大量工业用能设备看成是能源系统的最末端细胞的话,泛在电力物联网甚至可以部分承担“工业互联网”的职责——大部分的工业用户不需要那么高大上豪华版的“工业互联网”。唯有在这种数字化水平上,才能产生出类似互联网的“颠覆性杀伤”效益,或者说是对当下的“重资产模式”的综合能源服务形成“颠覆性创新”。

在泛在电力物联网的应用下,现有的能源产供销模式将会被逐步改变,比如真正意义上的灵活微电网,基于市场价格响应的需求侧管理等才成为一种商业模式和可行技术形态,整个能源产业也可能得到升级重构。

所以我认为国网公司提出泛在电力物联网,某种程度是为了构建未来的综合能源服务智慧生态平台,而需要布局的数字化基础。

四、泛在电力物联网,如何落地

在配用电领域的泛在电力物联网,是未来智慧能源商业模式的战略要地所在。那么如何从现有的一穷二白的局面逐步过渡呢?要知道互联网行业是经过了几十年的积累,突破了大量的技术壁垒(比如TCP/IP、ARM芯片、Linux等)才走到今天的。

泛在电力物联网在技术方面也需要走很长的路,当然有一定的后发优势,很多消费电子的技术都可以沿用过来,而不需要再去研发部分通用的技术。我想这也将给广大的电力二次设备制造商带来创新机会。

另一方面是需要解决谁来买单的问题,个人认为大型能源企业在这方面是有一定优势的——通过自身的项目需求去培育新技术,使其快速成熟跨越鸿沟(参考技术创新鸿沟理论),这种技术的下沉效应将会为泛在电力物联网的普及扫除一定的障碍。

当然更重要的是需要实现客户价值闭环,特别是围绕“用户侧”的泛在电力物联网,必须要有客户为数字化买单,虽然可以部分依靠行政力量,通过补贴或者试点项目投资的方式,但是绝大多数的数字化还需要通过线下的服务去推进,以不断的价值链迭代的方式逐步实现数字化。来源:鱼眼看电改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